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加盟费 >
诚迈科技:多重隐忧缠身
作者:admin  日期:2021-11-23 08:32 来源:未知 浏览:

  放弃高速成长参股公司优先增资权、综合毛利率三年连降、大股东持续减持……诚迈科技的基本面令人担忧。

  诚迈科技(300598.SZ)于10月29日发布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55亿元,同比增长59.61%;实现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29万元,同比增长19.93%。

  剔除投资净收益和信用减值因素影响后,2019-2021年各年的前三季度,诚迈科技的营业利润分别为1211万元、4021万元、5953万元,同比分别增长31.37%、231.94%、48.03%。

  从前三季度数据同比的角度来看,诚迈科技的盈利能力持续增长,但数据只是“表象”,其“真实”盈利能力已经出现疲态。而且,公司资金状况日益紧张,大股东持续减持,种种问题均值得保持警惕。

  2019年11月13日,统信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统信软件”)成立,诚迈科技持股比例为45%。随后,其将所持有的武汉诚迈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作价2.04亿元,其他股东各自将其持有的武汉深之度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作价2.55亿元,注入统信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共计持有统信软件44.44%的股权。

  据公开信息,统信软件主营业务为操作系统等基础软件的研发与服务。2019-2020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零元、4.2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6万元、2036万元。从数据的角度来看,作为一家刚刚设立的企业,统信软件的发展十分迅猛。要知道,诚迈科技上市当年,即2017年,其营业收入与净利润仅分别为4.86亿元、3960万元。

  然而,就在2020年12月22日,诚迈科技突然发布《关于放弃参股公司增资优先认购权的公告》。公告显示,统信软件注册资本由4.59亿元增至6.27亿元,此次增资分两步进行,第一步由统信软件员工持股平台对其进行增资,根据统信软件章程约定,各原有股东无优先认购权;第二步引入北京亦庄国际新兴产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18家企业进行增资,诚迈科技放弃此次增资的优先认购权。全部增资事项完成后,其持有统信软件股权比例由44.44%降至32.54%。

  试问,在操作系统国产化的大背景下,为何诚迈科技会轻易放弃这样一家快速发展企业的优先认购权呢?

  据Wind数据,2021年上半年,统信软件营业收入为2.30亿元,净利润为-9523万元,诚迈科技在半年报中将统信软件大幅亏损的原因归结为研发与市场投入加大、员工数量大幅度的增长、收入实现具有一定的季节性等问题。

  但实际情况线年上半年,全国大部分企业业绩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统信软件净利润-9418万元;2021年上半年,国内基本复工复产,其收入虽然大规模增加,但亏损额依然与上年同期持平,值得进一步关注。

  据各期财报数据,2020年,诚迈科技向统信软件及其子公司采购商品与劳务总额为5272万元,对其应付账款金额为4413万元;2021年上半年,上市公司对统信软件及其子公司采购商品与劳务总额为1873万元,对其应付账款金额为6009万元。

  据Wind数据,2019-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主营业务同样为系统软件的中科创达(300496.SZ)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仅分别为113天、99天、94天。

  综合上述信息,很难不对统信软件与上市公司之间关联交易的业务实质担忧,倘若将这部分关联交易剔除,统信软件的真实盈利能力又有多少呢?

  另外,诚迈科技究竟是扶持参股公司为他人做嫁衣,还是通过放弃优先认购权的方式降低对统信软件的持股比例以降低受其大额亏损影响呢?但无论是哪种情况都值得持续关注。

  据历年年报数据,2018-2020年,公司研发人员数量分别为2546人、3309人、4107人,研发投入金额分别为4843万元、6333万元、6556万元,人均研发投入金额仅分别为1.90万元、1.91万元、1.60万元,与“研发型”软件企业明显不同。

  结合招股说明书数据,上市公司的业务实质更趋向于具有劳务派遣性质的软件外包公司,主要业务模式为软件技术人员劳务的输出,这也就注定了技术人员数量或人均年产出是考察诚迈科技业绩增长情况的重要指标。

  近年来,诚迈科技技术人员人均年产出逐渐下滑。据Wind数据,2017-2020年,上市公司软件技术人员劳务输出业务收入分别为4亿元、4.64亿元、4.92亿元、6.72亿元,与上述技术人员数量结合计算可以得知,其技术人员人均年产出分别为20.16万元、18.24万元、14.86万元、16.36万元。

  很明显,2017-2019年,诚迈科技技术人员人均年产出不断走低,2020年虽然人均年产出有所增长,但也显著低于2017-2018年的水平。更为重要的是,该“增长”颇有几分牺牲毛利率换取收入增长的意味。

  通过对比不难发现,诚迈科技的平均毛利率处于板块末流。2020年,在竞争对手平均毛利率小幅波动甚至有所增长的情况下,其平均毛利率更实现连续三年下降,2021年前三季度,诚迈科技平均毛利率更是进一步下降至23.48%,为行业最低值。

  据Wind数据,2018-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期末的账面货币资金分别为1.60亿元、1.08亿元、1.80亿元、2.45亿元,短期借款分别为2500万元、7007万元、1.25万元、2.60亿元,短期借款额已经超过货币资金。

  自上市以来,诚迈科技的资金状况呈现日益紧张的趋势。而且,落实到现金流量层面,公司资金状况更不乐观。据各期财报数据,2018-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诚迈科技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值分别为-5828万元、-1970万元、5891万元、-3246万元。

  乍看起来,2020年,上市公司现金流量状况得到了一定的改善,但据当期年报显示,现金流量好转的原因在于其收到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由上年的6345万元大幅增至1.49亿元,而这部分现金流本质上与公司的主营业务并无联系,主要为代扣代缴香港股东减持股票的相关税金,倘若将这部分现金流给予剔除,则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值依然为负值。

  更为令人担忧的是,随着诚迈科技限售股的解禁,其大股东也开始了连绵不绝的减持。

  据Wind数据,2018年至今,诚迈科技第三大股东南京泰泽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累计减持38万股,合计金额为5122万元;第四大股东南京观晨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累计减持122万股,合计金额为7118万元;第六大股东宁波瑞峰财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累计减持161万股,合计金额为3215万元;第五大股东上海国和现代服务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累计减持327万股,合计金额为1.84亿元;第二大股东Scentshill Capital I ,Limited累计减持954万股,合计金额为12.28亿元。

  不仅如此,2020年上半年,诚迈科技实际控制人王继平所控制的南京德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南京德博”)(截至2019年年末,该公司持有上市公司32.98%股份),也开始了大规模减持,仅半年时间就累计减持207万股,合计金额为5.37亿元。

  2021年10月22日,上市公司再次发布减持公告,控股股东南京德博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479万股,为前次减持股份数量的两倍有余。

  在盈利能力显现疲态、资金状况日益紧张之时,诚迈科技各大股东如此频繁的减持显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针对上述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向上市公司发出采访函,截至发稿公司方面未进行回复。手机看六合最快开奖直播

上一篇:上海乐高乐园度假区动工 “悟空小侠”主题园全球首发
下一篇:2021高考第2天 河南高考查分时间公布